首度公开!《中国通用航空机场年度发展报告》,众多珍贵数据速收藏!

发布者:中国民用机场协会     发布时间: 2019-05-15

2018年,我国通用机场数量稳步增长,机场网络进一步完善,机场管理改革不断推进,全国各省市自治区和直辖市大多完成了通用机场布局规划,通用机场建设进入新阶段,将为全国航空发展提供的重要的基础保障。
      截至 2018 年底,全国颁证通用机场数量达到 202 个,相比 2017年底的 81 个颁证通用机场增加 121 个,增幅达到 149%,反映出 2018年我国通用机场颁证合规工作取得明显进展。
      除颁证通用机场外,全国还有其他起降场地 197 个,主要为尚未获得颁证的各类跑道型通用机场、直升机场、用于航空医疗救护的直升机起降坪以及各类高架直升机场等。

注1:上表中“按跑道类型划分”和“按机场分类划分”两栏均不含黑龙江大兴农场直升机场、辽宁黑山县通用机场、盘锦财富大厦高架直升机场、桂林高田直升机场、广汉西林通用机场等 5 个通用机场。
2:数据来自通用机场信息平台。

▲ 图1:2018 年民用机场(含运输、通用机场)分布统计概览

总体上看,我国颁证通用机场分布呈现以下特点:
      1 .通用机场总量保持了较快增长态势
      相比于 2017 年底的 301 个通用机场(颁证机场 81 个,未颁证机场 220 个),2018 年通用机场总数增加 98 个,增幅达到 32.6%,其中颁证通用机场同比增长 149%,未颁证通用机场同比减少 10.5%。

通用机场总量保持较快增长,表明我国通用机场网络继续不断完善,建设力度不断增大,基础保障能力稳步提升。

2 .通用机场的区域分布变化不大
从颁证通用机场在各省的分布情况看,黑龙江省以 83 个颁证机场位居首位,远高于其他省份;在云南、西藏、青海三个省份(自治区)目前尚无通用机场取得运行合格证。


▲ 图2:颁证通用机场在各省的分布


      从区域分布看,2018年东北地区通用机场颁证工作进展迅速,共有 79 个机场获版运行合格证,增幅位居各地区管理局首位。
      得益于黑龙江省大批通用机场获得颁证,东北地区拥有的颁证机场比例从2017 年第 4 位上升至第 1 位,其次分别为华东、东北、中南地区。


(a)2017 年                                   (b)2018 年
▲ 图3:各地区颁证通用机场占比


▲ 表 2   通用机场按区域分布

3 .B 类通用机场增长迅速
      通用机场实施分类管理以来,B 类通用机场的数量增长迅速,截至 2018 年底达到 115 个,占所有通用机场的 58.4%。其中黑龙江省的 B 类通用机场占全国比例达到 64.3%,主要为各类农业、林业机场。

      B 类通用机场的功能一般较为单一,不对公众开放,目前主要为此前较长时期内农垦局、林业局等自用的森林消防及农林植保类通用机场获颁许可证而来。

▲ 图 4 各类通用机场结构比例

4 .通用机场体系建设仍有较大优化空间
      从机场数量上看,2018 年底我国通用机场合计 399 个,每万平方公里拥有的通用机场数量为 0.42 个,每百万人拥有的通用机场数量为 0.29 个,与美国、巴西、澳大利亚等主要的通用航空国家相比仍然差距巨大。

▲ 表3:我国与其他国家通用机场数量、密度比较情况

      从体系结构上看,目前我国颁证的 A 类通用机场呈“倒金字塔”结构,A1 类通用机场 58 个,占所有 A 类机场的 70.7%,A2 类和 A3类通用机场仅分别占 18.3%和 11%。

A2 类及 A3 类通用机场由于规模小、建设等级低、用地相对较少的特点,承担了通用机场网络的“毛细血管”作用,是通用机场网络体系的基础。

因此,我国通用机场体系结构仍然面临较大的调整空间。特别是随着未来城市内部对航空医疗救护、应急救援、城市管理、警务航空等作业需求的兴起,以 A2、A3 类为代表的简易型通用机场或直升机坪发展空间和社会需求仍然较大。


  二、公务航空FBO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我国公务航空 FBO 约有 12 家(不含港澳台地区),主要分布在北京、上海、天津、广州、深圳、海口、南宁、三亚、西安、长沙、桂林、杭州等地,与我国公务航空的区域分布特征基本一致。

      从功能上看,现有 FBO 中,拥有独立机库的仅广州白云机场、上海虹桥机场、深圳宝安机场,大部分 FBO 拥有独立检验检疫通道(CIQ)、VIP 休息室,能够提供地勤服务和航空燃油服务。

▲ 表4目前国内 FBO 的主要分布及服务内容
(不含港澳台地区)

注:数据来自《亚翔基础设施报告(2017 年)》
目前,我国公务航空市场主要集中在以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为核心的京津、长三角、珠三角地区。

北京首都机场不仅是我国运输航空最繁忙的机场,也是我国公务航空最大的市场。

上海浦东和虹桥两场是近几年来公务航空市场增长最快的地区,特别是虹桥机场霍克太平洋的建成,进一步完善了上海地区公务航空的运营保障条件,上海两场年保障公务机架次约占全国 30%左右。

珠三角地区的广州、深圳机场发挥立足珠三角,联系港澳的区位优势,近年来公务机市场呈现出较快的发展趋势。据统计,深圳宝安机场保障公务机架次约占全国 7-8%左右。

从公务航空机场起降发展趋势看,呈现出国内机场公务航空起降服务点逐步增多,起降架次逐步向重点城市集中态势。

服务范围呈现出由北上广综合性航空枢纽向区域性枢纽机场、干线机场逐步扩散趋势,但北京、上海虹桥、深圳、广州机场集中趋势明显。

目前国内具备公务机起降保障功能的运输机场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是具备专用 FBO 的机场,如北京首都机场、上海虹桥机场等,这些机场一般具备专用的公务机通道,公务机保障服务更为专业和具有针对性。另一类是不具备专用 FBO 的机场,一般采用贵宾室等方式为公务航空旅客及公务机提供服务。

  三、飞行服务站 
1.发展概况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目前已有、在建的飞行服务站(FSS)超过20 个,具体如下:

  东北地区(2 个)
沈阳法库通航飞行服务站
黑龙江通航飞行服务站

  中南地区(3 个)
海南东方通航飞行服务站
珠海三灶通航飞行服务站
深圳南头通航飞行服务站

   华东地区(7 个)
华东通用航空服务中心
济南通用航空空管信息服务站
青岛通用航空空管信息服务站
东营优凯飞航空服务中心
江西通航飞行服务站
江苏镇江大路飞行服务站(在建)
浙江低空飞行服务中心(在建)

    西南地区(4 个)
西南通用航空服务中心
重庆龙兴通用航空飞行服务站
四川广元通用航空飞行服务站
四川低空协同运行中心(在建)

西北通用航空服务中心
甘肃空管分局通航飞行服务站
宁夏空管分局通航飞行服务站
青海空管分局通航飞行服务站

    新疆地区(1 个)
新疆兵团飞行服务站(在建)

2018 年 9 月,民航局印发《低空飞行服务保障体系建设总体方案》,提出我国通用航空低空飞行服务保障体系建设目标为:

到 2022年,初步建成由全国低空飞行服务国家信息管理系统(以下简称国家信息管理系统)、区域低空飞行服务区域信息处理系统(以下简称区域信息处理系统)和飞行服务站组成的低空飞行服务保障体系,为低空飞行活动提供有效的飞行计划、航空情报、航空气象、飞行情报、告警和协助救援等服务。

到 2030 年,低空飞行服务保障体系全面覆盖低空报告、监视空域和通用机场,各项功能完备、服务产品齐全。

      根据通用航空用户需求,飞行服务保障体系各组成单位和其他飞行服务相关机构,依据基础服务和产品,发展多样化、个性化服务。

      根据规划,全国低空飞行服务保障体系由 1 个国家信息管理系统、7 个区域信息处理系统以及一批飞行服务站组成。国家信息管理系统与区域信息处理系统之间、区域信息处理系统与飞行服务站之间,实现低空飞行服务保障数据和产品的交换。

2 .试点建设
*四川省低空空域协同管理试点
2017 年 12 月 23 日,四川省获批成为全国首个开展低空空域协同管理试点省份。

2018 年四川省试点工作稳步推进,取得多项重要进展:变军民航分块管理为“军地民”协同管理,组建了全国首家省级低空空域协同管理机构——四川省低空空域协同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建起“军地民”协调机制;创新低空飞行模式,划定并公布首批试点空域,实现低空飞行由“管制指挥飞行”模式向“低空目视自主飞行”转变;变“管制为主”的通航运行管理为“放管服结合”模式,建起全国首个低空空域协同管理运行中心,为通航飞行提供全面服务和保障。

      目前,四川省首批低空协同管理试点空域范围已划设,包括“四点三片一通道”。其中,“四点”即驼峰通航洛带起降点、驼峰通航都江堰安龙起降点、豪芸通航崇州起降点和路正通航彭山起降点四个试验点,“三片”即都江堰-崇州、洛带、彭山三个试验片,“一通道”即洛带-彭山一条目视通道。

*西北 
2017 年 3 月 10 日民航局批复在西北地区开展通用航空低空空域监视与服务试点。

截至 2018 年底,各项工作稳步推进。
一是推进基础建设。西北空管局已完成通用航空区域信息处理中心、西安通用航空飞行服务站的整体建设工作,并且基本满足运行条件。

二是完善系统构建。西北空管局完成了飞行服务站信息系统的建设工作,航科院航行所完成了北斗低空监视系统的研发工作,对陕西地区 12 架航空器开展了北斗机载设备终端安装测试。

三是实现数据互通。目前完成了通用航空管理系统与区域信息处理中心、飞行服务站基础数据以及北斗低空监视的数据引接工作,低空目视航图、通用机场使用细则(模板)收集信息,基本实现系统融合。

四是编制制度规范。西北空管局起草了通用航空飞行服务站的建设运营、服务保障和运行管理的制度规范和相关细则的初稿编写工作。

*华东  
2017 年 3 月,民航局在华东启动通用航空航空管理服务平台试点。

2018 年,华东局依托龙华机场积极推进试点相关建设工作,构建华东通用航空服务中心,采用企业化运作、网络化保障、延伸化服务的方式打造综合服务平台,构建面向华东地区的专业化通用航空综合服务体系;建设并启用了通用航空专业化政务大厅,形成多业务办理、多层级联动、多部门并联、多渠道服务的一体化服务窗口。
飞行服务站的体系架构
      通用航空飞行服务站系统(以下简称飞行服务站系统)是为通用航空活动提供飞行计划服务、航空气象服务、航空情报服务、飞行情报服务、告警服务、应急救援和其他相关支持的空中交通服务系统。

飞行服务站的体系架构涵盖了从前端信息采集到后台信息处理、加工与发布,将所需资源、数据、以及应用统一部署到分布式服务器上,面向通用航空用户提供飞行计划、飞行监视等相关服务。总的体系架构包括传感器层、数据处理层、网络平台层以及应用软件层等四层。

      从功能上看,通用航空飞行服务站旨在为通用航空飞行提供飞行计划服务、气象情报服务、航空情报服务、飞行监视服务以及告警救援等。